插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件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TD四期博弈下半场几家欢乐几家愁

发布时间:2020-02-11 04:49:58 阅读: 来源:插件机厂家

沸沸扬扬的中国移动TD四期招标终于在这几天初露庐山面目,上周中国移动先是给出了各厂商的份额分配方案,29日又召开会议向各省通报了综合评标的情况,并给出了各省公司选择供应商的指导意见。从本周开始,中国移动各省公司开始申报各自区域的供应商,TD四期招标逐步进入落地阶段。各省公司申报完毕后,集团将在之前确定的各厂商份额基础上进行统筹分配,也就是说目前中国移动给出的份额分配方案只是给各厂商一个采购规模上的初步承诺,另外考虑到整体盘子中的30%由各省自行决策,TD四期最终的份额和格局情况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有最终结果。至此,TD四期招标也进入了下半段,各厂商开始从重点与移动集团进行博奕转向重点做省公司的工作,相互之间的竞争也将进入高潮。

大唐成首轮最大赢家

之前有消息称,华为拿到28.5%份额,中兴为22%,大唐为19.5%,这三家厂商合计拿到7成的份额。如果按产品系来划分的话,鼎桥系(华为、诺西和新邮通)拿到42.5%,大唐系(含爱立信、烽火)约29.5%,中兴系(含普天)拿到28%,分列前三。

尽管华为及鼎桥系的份额远远高于其它阵营,不过目前的舆论普遍认为华为只是基本达到其既定的目标,结果尚可;中兴在前面三期市场份额和市场格局非常理想的情况下,冒险报出了令人不解的高商务,较三期还上涨了600元/载频,显然不符合中国移动集采的思路,加之技术标也首次下滑至第三,导致份额由三期的34%大幅下滑至22%。业内舆论以及中金等投资机构普遍认为大唐才是本次招标最大的赢家,在三期遭遇份额大降和广州、上海等地被搬迁之后,大唐系此次的份额超出了业界的普遍预期,由三期的16%上升到本次的19.5%,显然这个结果与技术评标和综合评标中大唐都仅次于华为排名第二有关。

各厂商积极备战下半场

在一期和二期的招标中,中兴的份额分别排名第一、第二,2009年的TD三期招标中,中兴突施价格武器,凭借最低价(12000元/载频)拿到份额第一。此次TD四期是继二期之后中兴再次排名第二,不过份额下降的幅度有点大,从TD三期的34%一下子掉到本次的22%,降幅超过50%以上,相信不只是因为商务报价过高的缘故(逆势涨价到12600元/载频),从技术标的排名情况来看,此次中兴也是落后于华为和大唐,排在了第三,这是前三期招标所没有出现过的情况。由于技术排名的大幅下滑以及技术标、商务标在整个综合评标中的关键权重,导致中兴最后在综合评标中一溃千里,远远排在了华为和大唐这两家主要竞争对手的后面,甚至落后于诺西、爱立信等国外厂商以及OEM大唐设备的烽火。

和去年的三期一样,本次TD四期招标过程必定不会太平静,还会延续一段时间,各厂商在本次招标中的增量份额和现网存量份额也还会有很大的变动空间,市场格局甚至有可能会出现巨变。客观来说,TD网络自2009年正式商用至今已有一年多的时间,用户发展情况一直不太理想,除了终端始终是一个短板之外,另一个关键的问题还是在网络上,其网络质量和用户感知普遍不佳,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中国移动将提升网络质量和用户感知作为重点条目放在四期的技术标中,要求各厂商加以改进。

众所周知,中国移动在TD网络的部署上采取的是从北京等重要城市逐步向全国范围展开的策略和节奏,2007年的一期工程完成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十个与奥运相关的特大城市建设,2008年的二期工程又增加了28个重要城市(多数为省会城市、直辖市,以及大连、宁波这两个计划单列市)。可以说一期、二期这38个城市的地位不言而喻,是3G竞争的主战场,中国移动及各家厂商均非常看重这30多个重要城市的样板效应,提升网络质量是打赢3G之战的前提。

据上周参与集团TD四期招标情况通报的人士介绍,各省公司对2007年-2008年间各厂商部署的一期、二期设备普遍不太满意,这些设备都是基于各厂商的老旧平台开发,在稳定可靠性、性能、容量、能耗、演进、站址要求上都不能满足高效运营的需求,难以支撑TD网络向规模化和宽带化发展的战略目标。考虑到TD四期招标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TD大规模集中采购招标,移动集团和各省公司希望借TD四期的机会对现网做一个大的整改,将一期、二期的老旧设备彻底进行替换,代之以性能、容量和演进能力更强的最新设备,比如近期华为、中兴、大唐等厂商重点宣传的宽带RRU。有移动内部人士称,华为、中兴、大唐、诺西等几家主要的供应商对这个问题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都在向集团和各省公司承诺替换自己或其它方的老旧设备,受这个问题影响最大的中兴已经在多个重点省市做出了承诺。

老旧设备替换成常态

2009年TD三期招标过程中,大唐在一期拿到的广州、上海两地的TD网络设备分别被中兴和华为进行了搬迁,当时还闹得舆论大哗,大唐通过各种舆论和渠道力图抵制这次搬迁,但最终未能如愿。从TD四期开始,对一些重要城市的老旧设备进行替换会在未来的几年成为常态,一方面是由于设备的稳定可靠性、性能等缺陷,另外中国移动未来会考虑更加充分应用F、A、E等频段的频谱资源,并有效控制建网和运营成本,故前期各厂商所有难以支撑跨频段工作和演进的窄带RRU设备在未来的几年仍然面临着被替换的命运,TD市场格局大洗牌难以避免,各家厂商还不敢松懈下来。

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华为更有预见性和魄力,早在2008年的TD二期之前,华为就将第四代基站平台引入鼎桥的TD产品开发,并在TD二期和三期之间完成了深圳、沈阳等地的老旧设备替换,提前布局解决这一难题。

作为前面三期的最大供应商,这个局面显然对中兴来说不是一个利好,其在一期、二期中拿到的市场格局最好,北京、天津、大连、福州、哈尔滨等重要城市都为其所占据,据称其前两期共计在15个省市部署了15000余个基站、超过10万载频。如果说之前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和令人羡慕的市场格局给中兴带来的是信心和底气,那么此次TD四期在一期、二期老旧设备替换的难题上,面对华为、大唐、诺西等厂商的觊觎,恐怕更多的是担心。在保住地盘、市场份额还是保住利润上,中兴势必有着患得患失的心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兴与移动集团、各省公司的博奕,以及如何应对其它厂商对其既有优势格局的冲击,可以说是TD四期招标下半段最大的看点。

最近十天内,爱立信、诺西、阿朗等几大设备商陆续公布了2季度的业绩,整体情况均不太理想,预计中兴会在8月20日左右发布其新帅史立荣上任以来的第一份半年报,在那个时间点,TD四期的结果将会进一步明朗,中兴在这个战略性的关键项目上的份额、格局以及利润情况虽然与上半年业绩无关,但对其半年报发布前后的股市表现将产生重要影响。

近期已有多家投资机构不同的声音出现,唱好唱空的均有,有唱好者认为中兴份额虽然有下滑,但高报价保住了利润,不过认可这个说法的人并不多,有“托市”之嫌。唱空者则认为,中兴本次技术标和综合评标情况很不理想,加之其高报价策略,已经在移动集团的份额分配上遭遇第一轮惩罚,在后续的省公司申报供应商和自行决策阶段,不只是份额能不能保住的问题,考虑到老旧设备替换的困境,其既有格局必然受到冲击,在维持利润上可谓勉为其难,“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局面很有可能出现。

刘启诚专栏

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深圳注册公司转让

中山工作签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