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件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汉朝皇帝是用什么仪式迎娶自己的皇后

发布时间:2021-01-05 14:59:03 阅读: 来源:插件机厂家

揭秘:汉朝皇帝是用什么仪式迎娶自己的皇后?

汉孝惠皇后张嫣,是吕太后为了亲上加亲,控制国政,而指定嫁给汉惠帝刘盈的。张嫣是个不幸的女人,她生活在吕后、惠帝、后宫美人和诸多反吕大臣的夹缝中,欲有所为而又难有所为。从史料中看,张皇后是一位娴德淑静之人。可怜的张嫣,做了四年皇后,竟不知何为夫妻性事。这便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处女皇后,实可哀哉。

汉孝惠皇后张嫣,字孟瑛,小名淑君,是惠帝之姐鲁元公主的长女。惠帝刘盈为太子时,曾娶某功臣之女为妃。此妃亦常抱小淑君玩耍。但此妃福薄,惠帝即位后,因在高祖去世的三年服丧期内,故此妃未及立为皇后,便离开了人世。

吕后在刘邦去世后,把刘邦的宠姬戚夫人残害成了“人彘”,惠帝看了深受刺激,从此便韬光养晦,沉缅于酒色之中。虽惠帝身边美女众多,他却更喜爱俊美的娈童闳孺,并与之同起共卧。因此,在惠帝一朝,郎中、侍郎等侍从官员都浓施粉黛,系海贝镶嵌的腰带,戴锦鸡羽毛装饰的冠冕,学着闳孺的习惯打扮。

斯时,惠帝商议立后,打算在名门贵族中选一个品德端正,容貌出众的女子。此前,吕太后常怜鲁元公主的丈夫张敖被罢王爵的遭遇,这次便打算亲上加亲,将张敖的女儿张嫣许配给惠帝。她对刘盈说:“张嫣既是皇帝的外甥女,又是王侯家的女儿,血统高贵,无人能及,而且容貌品德超绝古今,我选过美女多年,还没有见过能超过她的。”刘盈说:“这样是否违背伦理?况且她年纪太小。”太后说:“年幼就不能渐渐长大吗?而甥舅不在五伦之列,你没有听过晋文公娶文嬴的故事吗?”刘盈便依从了母亲,下诏众臣商议纳后的礼仪。

惠帝三年(公元前192年)春,太后派长乐少府及宗正为皇帝纳采。使者带着锦帛、大雁、玉壁和良马四匹等礼品,来到女家要求见张嫣。身着盛装的张嫣由八个傅母扶着出来见客。斯时,张嫣刚十岁,太后恐怕别人议论她太小,让她自称十二岁,当例行问名、告庙诸礼时,俱按此对答。而张嫣身材修长娇美,亦俨然似十二三岁的模样。见到她的人无不凝神屏息,瞠目结舌,以为是仙女下凡。

使者回宫奏报说,宣平侯之女有德知礼,美姿丽容,可母仪天下,以承汉家宗嗣。由丞相曹参、太尉周勃、御史大夫尧及太卜、太史等大臣用牛羊猪三牲祭告祖庙,又以古卜占得良辰吉日,而“问名”、“纳吉”、“纳徵”、“请期”等典礼的隆重筹备,皆由太傅叔孙通办理。聘仪用宝马十二匹,黄金二万斤,这是自古以来没有的聘礼。从此,汉朝天子立皇后时,皆照惠帝纳后的故事办理。

张嫣年幼的弟弟张偃,见到黄金垒垒堆在堂上,跑进屋告诉张嫣:“嫣姐,皇帝买你去啦!”鲁元公主叱责儿子:“小孩子,不要乱说。”张偃牵着姐姐的手说:“姐姐为何不出去看看?”张嫣好言哄走弟弟,便躲进自己的屋里,关门不出。

汉沿秦制,包括纳后妃。每纳后妃,必派擅长相面的女官去审视。惠帝三年秋八月,皇帝下诏,派鸣雌侯许负去宣平侯(张敖)府第审视张嫣。许负,河内一老妪,因擅长相面而被封侯。

许负将张嫣带至一密室,为其沐浴并详细审视其面格。只见张嫣面呈椭圆,洁白无瑕,两颊丰腴,形如满月;蛾眉而凤眼,龙准而蝉鬓;耳大而垂肩,白嫩似面容。前额宽圆亮光,胸脯丰满,肩头圆正,脊背微厚,腰肢纤柔,肌理细腻光洁,胖瘦合度,无痔无伤,无黑子创陷和口鼻腋足等私病。许负将审视情况一一记录在册,并催促张嫣拜谢:“皇帝万岁!”张嫣忸怩不应,许负再三劝说,张嫣才徐徐跪拜并小声说:“皇帝万岁!”许负趁机检查了张嫣的生殖器官。许负把所有记录密呈太后和皇帝,惠帝阅后大喜,交付宫中史官掌管。

这年冬十月壬寅日,惠帝召丞相曹参、御史大夫尧到宣平侯府迎接皇后。张嫣穿的礼服是上衣红青色,下裳青白色;深领宽袖,革带霞帔,衣长曳地,不见其足。头戴龙凤珠冠,鬓佩黄金步摇、簪珥步摇等饰物,拜别于张氏宗庙。理妆之时,按常规要用假发,傅姆因张嫣黑发如云,请示鲁元公主后,遂不用假发。

父亲宣平侯张敖把女儿抱上宝辇,一路由近卫军警卫,来到未央宫前殿。天子等候在殿前,百官陪立在两边,皇后面北而立。礼官宣读册文毕,皇后行三肃三跪三拜礼,再由女官引领到皇帝面前谢恩。皇后拜伏在地久无声响,女官附在她耳边教之,她才说:“臣妾张嫣敬祝皇帝万岁!”皇后幽韵的声音,如微风吹振的箫声,似娇莺最初的啭鸣,皇帝都为之动容。皇后起身退位,太尉周勃授玉玺宝绶,中常侍太仆跪下接受后,再转授女官,由女官给皇后佩带。皇后又行跪拜礼,称:“臣妾谢恩!”册封典礼完毕,皇后即位。群臣皆就位行礼后,退朝。皇后乘软轿进入中宫。

群臣因为惠帝立后不娶功臣之女,而娶自己的外甥女,都有些忿忿不平。

皇后到了中宫,只见宫中富丽堂皇。四壁涂以黄金,到处芬香扑鼻;缀明珠以为帘,琢青玉以为几;香檀为床,镶以珊瑚;红罗为帐,饰以翡翠;锦衾绣枕,皆有织金龙凤;其它陈设,宝物古玩,五光璀灿,不可名状。

皇帝与皇后行合卺礼,皇后在女官的指教下向皇帝敬酒时,自称:“甥女阿嫣祝贺舅舅陛下万岁!”皇帝笑道:“你还像以前那样称呼吗?”随后,惠帝也用金樽向皇后敬酒。张嫣满面羞色,推辞说不会喝,后来勉强喝了一杯。

到了晚上,张嫣端坐床上,刘盈秉烛细看;但见张嫣,两鬓低垂,清澈的眼睛焕发着神彩;不施脂粉,面容却艳若朝霞映雪,又似梨花带雨;身体诸部位,皆各极其妙,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张嫣害羞地低着头,面颊微晕,如指痕,如波浪,云云。刘盈对张嫣说:“昔日因你是外甥女,为避嫌疑,未曾在近处看过。今日细看,没想到你如此怡人心目,简直到了极点。”

当时,皇后才十岁,虽正位中宫,皇帝却未曾留宿。而后宫之事也都交给年长的后宫美人管理。后宫之人见皇后无权,常轻侮之,且私下议论:“张淑君虽身居尊位,实际只是个童女罢了。而且入宫比我们晚,我们怕她什么?”

皇后每五日朝拜一次吕太后。每次向太后行奉食礼时,她都鞠躬屏息,愉然肃然。惠帝因皇后去长乐宫朝拜太后时,每行经街衢,数次警戒烦民,便修筑了一条通往长乐宫的复道。此后,皇后每次出行,由侍女先将宝辇推入内宫,皇后坐进辇后,宝辇用幔帘遮盖好,方才成行。从此,虽是宫中的宦官、宫女,也很难见到皇后一面了。

皇后居中宫后,出现了一件奇事。皇后每日对镜理妆时,总有一只五彩缤纷的小鸟,飞落窗外,宛转鸣啼,似乎在说:“淑君幽室里去,淑君幽室里去。”就这样持续了十余年。直至皇后被徙,幽居北宫,小鸟才不再来了。

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三月,刘盈年二十,张嫣年十一。朝廷为汉惠帝举行冠礼,刘盈率领张嫣到高祖庙中祭拜,宫中的孔雀与白鹤看到皇后经过便翩翩起舞。

鲁元公主进宫看望张嫣,张嫣迎送行家人礼,且流露出依依不舍的恋母之情。公主指着张嫣问刘盈:“你对阿嫣还满意吗?”刘盈说:“阿嫣不像大姐,而酷似宣平侯,使朕后宫粉黛为之失色。她端庄淑静贤慧的性格,则与大姐相同。”当时,张嫣的弟弟张偃也站在旁边,刘盈把他抱起来。逗他说:“这孩子的体形很像他姐姐,若是女子,亦为一佳人啊!”

惠帝每日晨起,一定要去椒房看皇后漱洗梳妆。他曾对宫人们说:“皇后的肤色,可以与白玉盘一争高低了。”又说:“皇后的神态俨然一个宣平侯,只是形体小一些而矣。”因而戏称皇后为“张公子”。

每知皇帝要来,傅姆必先捧着盛有紫薇露的金唾盂给皇后漱口。因为皇帝经常把皇后抱在膝上,为皇后数上下四十夥洁白的牙齿。还研朱砂为皇后点唇,皇后唇色红如樱桃,反而觉得朱砂色淡了。

一日,刘盈来到皇后宫中,张嫣刚脱掉裳服,两个宫人正在为她洗脚。刘盈坐下来看她洗脚,笑着说:“阿嫣年纪小而脚大,几乎与朕的脚相等了。”又对宫人说:“皇后的脚胫圆白而且娇润,你们谁能比得上她啊!”

惠帝五年(公元前190年)夏六月,天气闷热。一天夜里,刘盈在宫中睡不着觉,半夜起来,想到住在东宫自己最宠爱的美人。便招宫婢数人,交给她们锦被一件,红帕一方,让她们去东宫,并授以通行符验,说:“如果美人睡了,就把她裹着抬来,夜深了,不要惊动他人。”因“东宫”与皇后的“中宫”音相近,宫婢误把“东宫”当“中宫”。于是,宫婢们叩开宫门,传谕皇帝旨命。侍女打开数重门户后,宫婢们进入宫内。她们一声不响,径直来到皇后榻前,用锦被裹上皇后,并用红帕蒙住她的头。皇后惊醒,急问何事?回答道:“这是皇帝的命令。”由是,宫婢们抬着皇后紧跑起来。皇后说:“既奉皇帝诏命,当容我稍整服饰,今如此无状,怎可见皇帝?”宫婢说:“这是奉皇帝之命,况且己经出中宫了,请皇后不要出声。”不一会儿,到了皇帝居所,惠帝揭开红帕一看,却是张皇后,惠帝笑了,抚摸着她说:“惊了你的好梦了吧?”皇后不答话,现出生气的样子。惠帝让宫婢把皇后放在御榻上,宫婢们随即退下。惠帝叫着皇后的小名说:“淑君,生我的气了吗?”皇后慢慢地回答:“臣妾如今位居中宫皇后,陛下既有诏命,理应先一天传宣,岂可如此轻薄,让臣妾被宫中妃嫔们窃笑。今后有何脸面母仪天下呢?”惠帝道歉说:“这是我的过错,我召你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一起消暑啊!”斯时,皇后年仅十二。当晚,惠帝与她聊天,直至黎明。清晨,侍女们都到了,皇后命她们取来裳服,穿戴整齐后方还宫。由是,诸美人中的忌妒者,便传言皇后深夜自己直奔皇帝居所。谣言四处传播,并传到宫外。那些反对吕太后的大臣们私下议论说:“张皇后实在是吕太后的外孙女,果然不是好根苗。且年幼便如此,他日一定没有端庄的德行,怎么能继承宗庙呢?”

美式装修

天和美舍

田园装修

郑州好看的房子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