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经济半年报地产不崩盘房价继续跌-【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1:09:48 阅读: 来源:插件机厂家

中国经济半年报:地产不崩盘房价继续跌

二季度GDP增速7.5%,上半年同比增长7.4%,这是中国经济上半年交出的答卷。整体向好的经济数据最先打消了房地产崩盘论,但仍然偏弱的工业增加值数据和超预期的信贷数据则表明,货币和财政政策才是经济的主要托底力量。

  二季度GDP增速7.5%,上半年同比增长7.4%,这是中国经济上半年交出的答卷。整体向好的经济数据最先打消了房地产崩盘论,但仍然偏弱的工业增加值数据和超预期的信贷数据则表明,货币和财政政策才是经济的主要托底力量。

  7.5%很难说是不是年内GDP的最高点,对于未来的政策走势也存在分歧,不过有一点很确定:经济回升的可持续动力只能是继续调整结构。

  地产不崩盘,房价继续跌

  “对房地产融资较为活跃的信托公司正从中小城市抽身,许多中小城市开发商陷入困境,下半年房地产商的降价幅度可能会更大。”在二季度数据公布的当天,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就发出报告再次强调他对中国房地产的判断:真正的风险来自于房地产行业的高负债,房价下跌只是加速了这一风险的显现。

  在上半年诸多拖累经济的因素中,房地产下滑被认为是风险最大的一个。年初开始陆续出台的“微刺激”政策中,对基础设施建设和棚改资金的投入加大,也被看作是“对冲”房地产下滑风险的最主要手段。

  也正是由于承担起投资功能的资金主要流向了棚改等与民生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开发商的资金日渐紧张,体现在数据上最直接的就是固定资产投资的持续下滑。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7.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6.3%),增幅比一季度回落0.3个百分点;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比一季度回落2.7个百分点,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16.4%。

  “虽然二季度房地产活动下滑势头趋缓,但低谷尚未结束。”瑞银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说。

  安徽合肥的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企业正在琢磨如何把房地产和金融相结合,寻找更合适的融资渠道,“不仅依靠银行贷款,还在考虑多渠道的融资方式,这在业内非常普遍,比如境外上市、发债。”这家房地产开发企业的一位高层告诉经济观察报。

  截至5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已达53402万平方米的历史高位。高库存之下,与地产商一样焦急的还有各地政府,今年以来已经有10多个城市放松限购。在二季度数据公布的第二天,河北省也出台政策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涉及个人购房房产税税收优惠、惟一普通住房减半征收契税等利好政策。

  “政策放松城市的主要特征是高库存,比如呼和浩特,济南也是典型的房地产库存偏高的二线城市之一,其库存已达近五年高点,全国符合这一特征的城市可能还有几十个。”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宏观策略部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说。

  “不过,中央的房地产政策不会有显著改变。”王志浩说。

  实质放松的货币政策会维持多久?

  4月份以来,已经出台了19项“微刺激”政策,其中包括稳定外贸的“国16条”、发改委多项稳定投资政策吸引民资参与、营改增扩围、央行两次定向降准以及各部门的简政放权,激发市场主体经济活力等。

  汪涛认为,“‘微刺激’政策和出口回暖是提振二季度GDP的主要因素。”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则认为,“出口恢复可以确认是二季度经济回升的一个原因,但投资需求方面相对较弱。”

  “水泥的产量和加工都在加速下降,粗钢的消费实质上并未转好,商品市场的价格表现较弱,此外,与周期相关度较高的行业改善并不明显,这都表明实体经济二季度在内需层面还是比较弱的。”高善文说。

  7月1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站发布消息称,受钢铁产能释放影响,钢材市场供大于求状况短期内仍难以扭转,后期钢价仍难以大幅回升,将呈低位波动运行态势。

  实体经济需求偏弱,而流动性在银行间和实体经济这两个层面已经出现了分化。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朱振鑫认为,“银行间的流动性很充裕,但实体经济流动性仍然紧张,钱没有从银行流入实体经济,一个原因是信贷额度没有放开。”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分析,“6月M2新增2.7万亿,同比多增1.5万亿,M2的上升或主要由金融部门货币创造所导致,而这部分资金未必进入实体经济,存在货币空转的可能。”

  7月初的央行二季度会议再次强调,要“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但实际资金成本却居高不下,令货币政策面临松紧两难的局面。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银行表外的风险仍在化解之中,经济政策仍将有的放矢。”

  实质放松的货币政策会维持多久?“货币政策依旧是未来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尽管近期表外融资的扩张令央行放松货币的意愿有所减弱,但是从目前的经济数据看,为了维持经济增速的稳定,势必需要通过货币政策的进一步放松改善融资瓶颈,因此下一阶段货币政策放松依然是必然选择。”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说。

  高善文认为,“未来3-6个月,货币供应将持续扩张。”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也认为,“当前货币政策主要在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进行权衡,下半年货币政策将总体呈现稳中偏松的态势,定向支持、结构性放松仍是‘主旋律’。”

  改革释放动力

  相比于放松的货币政策,支出节奏加快、财政盈余减少的财政政策显得更为“积极”。截至6月,财政盈余累计值为5484 亿元,较上月减少3060亿元。

  “6月的高信贷和财政支出投放带来的影响肯定有助于短期经济的走势稳定,但这两个力量会受到全年总投放量的限制而表现出对后期经济的拖累。”莫尼塔首席经济学家苏畅的这种担心,是从宏观政策的空间来考虑的。

  而王志浩则看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由于反腐形势及其不确定性,很多中央和地方官员都采取保守策略。”“部分政策落实环节多、进度慢,一些地方和部门重布置轻落实,存在推诿扯皮现象;部分干部缺乏责任意识,遇到困难‘躲着走’、不作为、不担当,懒政松懈,有的搞选择性落实、象征性执行。”7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披露了国务院8个督查组在督查中发现的上述问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天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国务院出台政策措施推进情况督查汇报并部署狠抓落实与整改。

  四个地方督查组的报告显示,无论是经济较为发达的江苏、浙江、上海、广东等地区,还是较为落后的中西部地区,大多数省份前五个月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经济下滑现象。

  “地方政府官员仍背负着经济增长指标任务,最近几个月地方政府推动了数千项‘十二五’基建项目,随着融资就位,项目开工数量将会大大增加。”王志浩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广东、海南、天津、江西、贵州、黑龙江等省份公布了今年的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投资总额超过10万亿元。另一组数据则显示,截至今年6月,地方政府通过国有独资或控股企业举债约3.14万亿元(包括政府或有债务),国企已经成为次于融资平台公司、政府部门和机构的第三大举债主体。

  7月17日,财政部公布了上半年国有企业利润情况:1-6月国有企业利润同比增长8.9%,该增幅高于1-5月的6.9%。主要经济效益指标同比增长,但近三分之一的中央管理企业和近一半省份的地方国有企业利润总额负增长或亏损。王志浩认为,“目前的国企改革需要更多财政支持,短期很难看到切实的效果。”

  方正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汤云飞对下半年的经济比较乐观,“三季度GDP持平或略有一点点回升,四季度可能稍微快一点,全年GDP增速7.5%应该能够达到。”他说。

  汪涛认为,“决策层仍会避免采用短期强刺激措施,力图在促改革和稳增长之间寻求微妙平衡,因此未来的宽松措施可能仍将在‘微调’或‘向改革要动力’的基调下推出。”“下半年的改革重点在金融体系,这会有助于四季度经济的改善,三季度与二季度相比不会有明显变化,四季度经济好于三季度是大概率事件。”高善文说。

二手干燥机

上海大众搬家公司

小区生活污水处理设备

不锈钢过滤网